王太太

PG motherfucker one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瑰宝:约会咯
大宝:他说喜欢窝

二宝摔手机:难过

最后一次在为你们的事骂句 操你妈
以后爱怎么撕怎么撕
我佛了
以后就是纯音乐粉了 出专辑我买,演出我看
其他事 不管

只有上吐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杨文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中暑使他感觉到头晕目眩头脑发昏,胃疼又让他始终无法进入睡眠。
他被队友安放再角落的床上,队友们为他端水拿药换毛巾,满眼的关怀,杨文昊实在过意不去,因为自己队友也无法出去庆祝今天的胜利,便找了个借口说要一个人睡觉,让大家不必在意他。
一帮粗心的大老爷们无法分辨杨文昊的好意,见他眼皮半阖,就都安静的从他身边撤退了。

杨文昊躺在床上听着围在桌子边的大家喝酒插科打诨,无比思念远在北京的那个人。

回忆掉进几年前,因为自己喝了酒醉的不省人事,所有人都嫌弃的把他交给那个人,那个人却毫无怨言,把他接回自己的家悉心照顾,甚至帮自己脱了衣服清理干净吐出的污秽。

后来 就毫无意外的在一起了...

我这段子突发脑洞比较多,一般都是一发完

以后不是一发完的喔末尾都会加上 TBC

没有TBC的都是没有后续的

我要为自己正名
我不是色情博主
只是王子奇太好ri了
我把持不住
你看我之前的cp哪个有过这么多车,没有!
我本不是老司机
奈何王子奇要命

VZ

杨文昊半夜回到thev,是打算去取落在那里的外套回家,没想到开门以后见到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的王子奇。

杨文昊不知道王子奇来了thev练舞,王子奇也没告诉他,大概是练累了顺便躺在沙发上休息吧。

偌大沙发上的王子奇面冲着沙发靠背,蜷缩成一团的样子就像只小兽,膝盖曲起,身体上盖着杨文昊要取的那件棒球外套,高高低低均匀起伏,表明他此刻正睡得安稳。

杨文昊想起来他们许久没见面了,从上次演唱会之后就一直各自分别忙碌着。友情这东西和爱情也相似,分别久了也会分外想念。没见到王子奇的时候杨文昊不觉得有什么好想的,现在人就在眼前杨文昊忽然觉得这些天的劳累疲乏都翻腾上来,要将委屈都怪罪到那个人身上。

杨文昊...

杨文昊双手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头,指尖还夹着半支烟,明明灭灭的烧着,他表情极为痛苦,像吞下了几百根针,声音嘶哑又难听“景行,我这次真的做错了,错的离谱,他说他讨厌我,再也不想见我,他说他再也不会跳舞了,只要一想到曾经低三下四哀求我的样子就恶心,厌恶到一想到舞蹈是我最爱的东西就会连带的憎恶它,再也不会碰它。怎么办,我伤害他这么严重,这不是我的本意,我怎么会想伤害他?”

黄景行面无表情的听着杨文昊诉说这一切,抬手把那支即将燃尽的烟头掐灭,盯着杨文昊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“你害他再也无法跳舞,逼迫放弃他的最爱,你他妈就该死”

就是想虐一虐大猪蹄子

王子奇从来都不是爱掉眼泪的人
小学考试唯一一次不及格没哭过
违背家人意愿执意报考舞蹈没哭过
比赛时扭伤脚腕痛失入围机会没哭过
被杨文昊第一次进入身体痛到失声也没哭过

在认识的第15年杨文昊道到此为止的转身之后
王子奇的眼泪漱漱落下如决堤

他不喜欢哭
看得开一切
却唯独放不下杨文昊。

奇奇学姐真是可爱
画着画着自己就开始欲罢不能了

也许是跟王子奇练过拉丁有关吧
每每练舞时候杨文昊都会盯着王子奇的腰想入非非
这个坏毛病一直持续到把他拐上床的时候都没改正
甚至变本加厉

© 王太太 | Powered by LOFTER